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
11

顺丰速运有限公司

国际货运代理;经济技术咨询;技术信息咨询;以特许经营方式从事商业活动;经营进...

新闻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顺丰遭遇反垄断罚款的背后:边To B边下沉
新闻中心
顺丰遭遇反垄断罚款的背后:边To B边下沉
发布时间:2020-12-2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9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 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丨泰伯网

50万加盟费,10万风险保证金,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支出......这是林凡(为化名,下同)加盟顺丰旗下丰网速运的花费,其加盟点位于泉州市市区。

一边低价博用户,一边面临高额加盟费用,林凡称自己的加盟点目前为止还没完全回本。

近期,顺丰旗下丰巢因收购被市场监管总局罚款50万元。在丰巢之外,丰网是顺丰布局快递下沉市场又一次尝试,其目标是低价快递市场。

01、品牌效应,加盟难

说起来,林凡做快递生意有好多年了。快递刚兴起时,林凡确实赚过不少钱。

眼下价格竞争愈演愈烈,快递企业单票净利润不断下滑。“现在市场上的出货价也就2—3块左右。”

作为顺丰的一个陆运产品,于今年9月1号成立的丰网速运,也因背靠顺丰品牌而自带了一些口碑。

一部分人萌生了加盟丰网的想法,以至于丰网刚起网时,已有不少人通过各种途径打探“丰网啥时候开放代理、加盟”。

不过,在丰网发出的加盟意向书要求中,设置了有注册的公司、有相关物流快递行业经验等加盟条件。

看得出,顺丰希望站在前人之路上以更快的速度啃下“中低端”市场。据顺丰披露的中报显示,经过了一季度疫情期间的短暂低迷,公司上半年营收711.3亿元,同比增长42.05%,归母净利37.6亿元,同比增长21.35%。其中,从收入结构上看,由特惠、低价带动的电商件业务已经增长为集团第二大营收来源。

得益于先前的物流行业从业经验,再加上正好认识丰网网管的相关负责人,林凡省去了一系列加盟丰网速运的申请流程,“谈好价格之后,加盟的事情就直接定了”。

泰伯网从丰网方面获悉,如果走正常流程,必须经过详细的信息登记——诸如意向加盟省市甚至精确到区县、有没有快递的从业经验、快递点运作了多久等以及一系列审核流程之后,才会有专门的加盟专员与申请人进行一对一对接、沟通。

毕竟,丰网暂时没有在全国范围内启动正式招商加盟工作。有知情人士透露,预计开放时间会放在明年4月左右。

02、高加盟费,意在拼出货量?

9月份开始起网,丰网目前的覆盖区域仅包括佛山、福州、广州、杭州、嘉兴、金华、泉州和台州8个城市。

这一点上,与顺丰当年先在珠三角站稳脚跟,再将业务模式复制到长三角,进而向华中、华北、西南地区等地区扩张的模式类似。

丰网提供的资料显示,每个城市平均下来已经布设了至少十余家加盟店。林凡指出。“按照现在的市场来说,有些城市的加盟店已经基本饱和了。”

正因为网点的稀缺,再加上顺丰品牌背书,一度将丰网的加盟费推到了很高的水平。

按照林凡的表述,目前丰网在福建的市级加盟费已经达到50万元不止,县级加盟也将近20万元左右。

相比之下,同样作为新入局者的京东旗下京喜以及三通一达联合围剿下的极兔,“加盟费普遍在10万元以下。”

当然,林凡指出,“也有价格在十几二十万的丰网加盟店,但是所在区域的出货量少。负责当地区域的网管一般根据加盟点的区域位置、范围大小、当地人数量等判断出货量,并对加盟店定价。物流出货量不同,加盟费用也相差悬殊。”

某种意义上,高额的加盟费意味着更大的物流流量。义乌商品城等区域加盟点偏多的布局已经表明,顺丰要得到的或许不只是通达系的订单,而是在数字物流时代的主动权。

03、低价服务,只收不派

即便拿到了加盟权,林凡的加盟店“目前还是亏损状态。”

与顺丰快递20元以上的平均单价不同,丰网在试运行地区采取了与通达系同质化的低价竞争策略。

这意味,指向占有更多市场的价格战在所难免。林凡表示,“丰网的收费与市场价相差不多,一般低1—2块,这也需要根据当地的市场价来定。”

当然,他指出,“在推广丰网的时候,还要看客户的接受程度。刚开始,丰网一般采取免费试发。毕竟丰网的快递运单流程都可以在顺丰官网查询,派送也是顺丰小哥在派送,用户对丰网的接受程度还比较高。”

可以肯定的是,“通达系”的价格已经达到价格洼地,丰网想在短期内在市场上追平,势必要在前期烧不少钱。

在此之前,顺丰业务量大幅攀升之际,盈利能力却下降了。也是由于其特惠件拉低票均单价,造成整体盈利能力下滑,陷入增收不增利,毛利率下滑的状太中。且据顺丰财报显示,其2019年负债合计500.4亿元,较2018年的347亿元,上涨30.7%。

2019年其资产负债率为54.08%,较2018年的48.35%上升5.73个百分点。

目前的问题是,“现在丰网的出货量不小,一天约在2000—3000票左右,但即便有客户下单,加盟店也不敢照单全收。”林凡坦言。

尽管已开通了上述8座城市,但在丰网试运行模式下,林凡这类加盟店处于只收不派状况。即加盟店仅在当地城市负责揽收,没有转运中心,不做末端配送。“派件是顺丰业务员负责,我们用丰网品牌和价格揽收包裹后,再交由顺丰的转运中心完成配送。”

正因为丰网没有从顺丰物流体系中独立出来,“丰网所有的物流依旧在顺丰中心进行操作,而顺丰一般优先发自己的货。对于我们来说,当天收到的货当天没发出去,客户会有意见,每天的货发不完。”林凡指出。

由此看来,丰网的快件亟待走出顺丰的大网。

反观曾一度被顺丰庇护的丰巢,在快速占有市场的同时,其亏损也在扩大。2016年、2017年丰巢净亏损2.5亿元、3.85亿元,2019年亏损达到7.81亿元,加上2020年一季度亏损2.45亿元。近五年时间,丰巢总亏损已超20亿元。

有业内人士指出,在中高端时效件产品端已逐渐拥有天花板的顺丰,其低价产品产能相对比较饱和,运用的还是其直营的运力和中转资源,还并不具备推开市场的成本优势。